从《猫与桃花源》的暗淡票房,看王微与追光动画的尴尬水煮娱

砍柴网 / 犀牛娱乐 / 2018-04-08 14:23
暗淡的市场环境,不理想的票房成绩,王微与他的追光动画《猫与桃花源》又一次经历了尴尬。

从《猫与桃花源》的暗淡票房,看王微与追光动画的尴尬        清明假期第一天,王微的第三部电影《猫与桃花源》上映了,这并没有给他和追光动画带来更多的欣喜与荣光。如同前两部动画电影一样,这看起来又像是一场孤注一掷的冒险。

《猫与桃花源》首日排片占比4.7%。这部主打“成长”的合家欢动画电影,以1708万的票房,结束了这个清明节假期的征程。

2016年元旦《小门神》上映,在被各大电影公司看好的情况下,仅取得7800万的票房成绩,而这部电影投资近亿元。

第二部动画电影《阿唐奇遇》在2017年暑期档上映。7 月 21 日首映当日,最高排片只有不到 8%,制作成本 8500 万元,最终票房停留在了 3039万元。

前两部对追光动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第三部觉得自己的手艺活终于还可以了,不仅技术过硬了,在情感上也比以前更细腻饱满了。” 3月31日在《猫与桃花运》的首映礼现场,王微在接受采访时,对已经发行的三部电影做出了自己的回答。

从《小门神》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到《阿唐奇遇》的悄无声息,再到《猫与桃花源》的暗淡前景,成立6年,3部动画,但是追光动画在票房上一次又一次失落。

其实三部动画的口碑并不差,《小门神》豆瓣评分6.8,《阿唐奇遇》7.2,上映不久的《猫与桃花源》也有6.4的成绩,这样的评分不论怎么看都不算低。但市场表现却略显低迷,这样的低迷其实从未离开过整个国产动画行业。

光荣与失落都从那一刻开始

2015年《大圣归来》的9.57亿成为近年来国产动画电影唯一一次口碑与票房并行的高潮,不仅让市场看到了这一类型片所蕴藏的巨大票房潜力,也给市场提供了创造更大奇迹的可能性。

资本入局,国产动画向大圣看齐,进口片也被大规模引进,动画电影市场意外被点燃,但爆火的动画市场更多都是被进口片侵占,国产片数量多,但市场收益惨淡。

2016年国产动画与进口动画的票房差距近44亿,2017年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47.17亿元,其中,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13.29亿元,仅占总体票房的28%,而进口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33.88亿元,占比72%。

票房低迷的同时,粗制滥造的片子更是不断涌入院线,5000万以上的精品动画市场萎缩,票房在1000万以下的电影比重却逐年增多,其豆瓣评分大多在4分以下,这些片子不断透支观众的观影热情。

太多的低质量国产动画加深了观众对国产动画的负面印象,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从2012年起一路上扬的票房总量,2016年达到巅峰后,在2017年首次出现了下滑。整个动画市场都陷入低迷。

大圣那一次的炫目好像成为了一个分界点,光荣与失落也从那一刻开始。

“外来者”入局

在《大圣归来》容光焕发的2015年,动画电影《小门神》的一支预告片也引发热议,人物生动活泼,画面精细考究,舆论一片赞美声,动画电影好像终于开始有了春天,《小门神》亦被众人期待。这是王微第二次创业后的第一部动画。

2012 年,“厌倦了视频行业版权价格战的”王微将自己创办了 7 年的土豆网卖给了优酷,一年之后正式宣布与合伙人于洲、袁野创办追光动画。

在土豆与优酷合并后,王微的身家超过一亿美元。之后,追光动画也接受了 IDG、纪源资本的风险投资,两轮加起来共获得 2500 万美元,王微携巨资进入到了动画行业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“动画圈本来就是很封闭的,大家不是很喜欢外人。”所以从视频网站跨界到动画制作的“外来者”王微,其实并没有真正进入国内的动画圈。

王微开始到好莱坞去挖人,第一次到加州以后,就招募了三位美国电影业内人士,两位是华裔动画师,一位是曾经就职于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美国人。团队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到了190多人。追光动画终于要交出自己的第一部作品。

然而,那简短的预告片却成为追光动画最耀眼的成绩。2016年新年第一天,《小门神》上映了。

阿里影业作为《小门神》的主要联合出品和发行方,投入了上百万美元,承接了路演、宣传、衍生品推广等等。联合出品公司还包括:腾讯、百度网讯、格瓦拉,联合发行、中影。然而这部电影最终只收获了7800万的票房,观众的评价也并不高。

故事和叙事令众多影评人和观众失望,剧情的散与错乱成为最大的遗憾,密集的笑点并没有掩盖剧本的粗糙,想要用1/10的成本做出具有好莱坞品质的动画电影的愿望并没有实现。

失落的王微

第二部《阿唐奇遇》由大地时代、优漫卡通联合出品,中影等联合发行,但并没有为追光动画扳回一局,当时很多报道的主题都是:第二部动画电影又失败,王微和追光动画出了什么问题?

《阿唐奇遇》以后,王微开始了从未有过的担心,“如果一直就是这样的票房形势,那《猫》怎么办?”

如王微担忧的那样,《猫与桃花源》并没有为追光动画带来转机,北京文化发行,上映4天,票房仅为1708万,排片占比3.9%,犀牛娱乐预测最终票房不足3000万。

王微和它的追光动画,迎来了第三次失落。王微的第二次创业,前景并不明朗。虽然他曾经志气满满。

当年从土豆离开以后,王微在美国、日本、欧洲漫游,一边漫游世界,一边写剧本。

第一个剧本是隐藏在三里屯做车夫的愤怒黑客,要毁灭世界,悲剧结尾。

第二个剧本灵感来自他养的两只猫,从来没有离开过屋子,趴在窗口看世界,这让王微感觉到悲伤。他想象猫制造火箭把自己发射出去,寻找桃花源。

第三个剧本是古代门神来到现代世界的故事,改了20遍,成为追光动画第一部电影剧本。

写作是王微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尝试, 26 岁那年写过一部自传性质的小说《等待夏天》,后在《收获》杂志发表。2011 年,土豆上市前夕,王微还写了一部话剧《大院》(“以北京旧城改造为背景,讲述了大院里和周边人物的命运变化”)。

做动画电影在王微看来是自然的选择,“因为能够有想象空间,有机会能够造出一个世界,最好看到一些我们平常想象不到的东西,它能够活过来。”

王微在决定创业以后去拜访了梦工厂、皮克斯,乔布斯的皮克斯也成为他日后学习的模版。“追求极致,以及团队协作,始终保持一致。”王微觉得这是他能带给追光的。

在土豆,王微的角色是一名产品经理;在追光动画,王微身兼四职:编剧、导演、制片人及CEO,没有导演和制片经验的王微拥有剧本的绝对权利,公司员工能够提意见,真正有改动权的人只有他一个。

希望精准传达电影意图的愿望三次都没有成功,面对一次又一次不理想的结果,王微有了新的认识和妥协。

《小门神》以后,他在剧本的艺术野心上开始变小,王微在接受凤凰时时彩采访时表示“在剧情和主题、艺术和内涵的平衡上,《小门神》比较晦涩,那个时候对于主题我不想说得太清楚,比如那个老头是谁,我那时候不太希望他有明确的善恶,想模棱两可一些,但后来就发现蛮多观众挺困惑的。”

王微把他对传统文化、南方人情、人工智能、平行世界的感情和思考放到了合家欢电影《阿唐奇遇》中,然而市场并没有买单。王微认为这些东西的参与度低可能是门槛有点高了。所以这次以后他想还是要做些社会批判性的话题,比如平等、体制、偏见,谁都可以插上话。

《猫与桃花源》至今在豆瓣上的评价人数只有854,这部讲述父子之间亲情故事的合家欢电影,好像也并不如意。

经历三次失落,曾经士气满满的追光动画与王微好像都不再那么坚硬。市场为他们上了深刻的一课,曾经说“我对改编经典不感兴趣,原创的东西比较吸引我。”的王微,正在筹备追光动画的第四部动画电影,这是关于白蛇的故事。

这一部的导演不再由王微担任,也不再是完全的原创故事,而是基于已有的古代传说进行改编,定位也从全家欢电影调整为青少年成人向。

CG技术的运用,电影的画面与人物形象的制作,追光动画在电影技术层面的突破,毫无争议,但讲好一个简单的故事并不简单,这个问题是中国电影需要共同面对的。

有人说王微之前随着性,随着荷尔蒙与力比多,之后随着心,随着梦想,学会与世界妥协,想为这世界留下点什么。

“动画电影是我做过最困难的一件事情,比做土豆网难十倍,真的是难十倍。”

暗淡的市场环境,不理想的票房成绩,可王微没有准备停下来,2016年3月的一条微博中,他表达了自己的决心:“这条修炼艺术和技术的道路,只能咬着牙,唱着歌,努力一步步地进步,一步步地往前走吧。”

(来源:钛媒体    作者:犀牛娱乐)

凤凰时时彩 www.zjxbq.com 1.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砍柴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砍柴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
阅读延展




1
凤凰时时彩